你坟头上的草

小贱文青:

就算只是为了“我”,也请努力地活下去

丸猫:

画了2个月的怪物女孩问卷合集!【啊……真的好久没来loft发图了……

虽然设计力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能坚持下来挑战这个问卷,把这些图放在一起看的时候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另外loft最多10张图所以拼了一下,图质压缩请不要在意……

后3P是随手写的小设定

为啥只到25号?其实最后5个是互动题实在没时间画了……有缘补上吧



海带啊海带:

「好久不见啊,神官殿下。」


————

之前的一张稿~不要私印哈XD

这个po居然开始有颜色了,总觉得失去了什么……蛋蛋的失落……草图流选手人设崩了……(瞎艹什么人设

烤串世界美味好比啤酒:

【挑戰!本命哭顏!!】

問卷!!!!!!第一次填問卷覺得非常有趣!!因為壓縮有點跑色

※是動圖!!要讓他跑一下優因為有!!燈燈!!118張圖片要跑!!

※動作都應該很順的!卡卡的話可能沒跑好喲!

雖然說是本命的問卷被我畫的充滿安雷(`・ω・´)

P1.綜合圖 ( 順但一題我最喜歡被嚇哭那格!)

最後一格是在叫安迷修的名字

P2自己意會一下ww算影藏劇情!

P3~6只是把每個格子的圖單獨放!

=============================

謝謝天使們給我愛心跟藍手手!

 @被冰淇淋燙傷 我好ㄖ!!!

南瓜!!我ㄊㄇTAG不到你!!你來!!!

【云亮】草庐常事(1)

崔矢——成精不做呱:

人狠话不多云x有事没事调戏下子龙亮
农药背景,还会有些出入
想写两人在草庐的同居生活,如何在细水长流中喜欢上对方
尽量日更
关于农药背景,我的理解是先有“影之龙枪”在草庐,后有最后一个偷天书的人,而非赵云就是“最后一个偷天书的人”,虽然子龙有偷天书的理由——砍曹操,但个人认为子龙不是那种会用“偷”的方法去得天书的人,而是敲开诸葛亮的门,正面询问_(:з」∠)_。正因“影之龙枪”的存在,才令人不敢再去偷窃天书,使得“影之龙枪”成为人们口中相传绝赞的素材,获得众多少女的倾慕。



    宁静的午夜中,草庐附近布置的八卦阵传来一丝声响。原本纹丝不动地仰躺在木床上安睡的诸葛亮立马睁开了眼,毫不迟疑地走出草庐查看情况,嘴角微扬。
    又一只贪婪而无知的“小兔子”落入猎人的网啊。
    诸葛亮饶有兴趣地去看这次的“小兔子”长的是什么样,却发现那并不是以往想要偷取天书的无名刺客,而是早已身负重伤、手持长枪的佣兵。
    从他蓝色的披肩和手上的龙枪,诸葛亮一眼就认得出他是谁——
    “龙”的影子。
    纵使他未曾见过影子一面,却早已在自己的情报网中得知影子的威名。佣兵组织“龙”之所以能闻名天下,正是因为这把龙枪一次次地在危险的生死相搏中活了下来,七进七出,直取敌将首级。但他无从知晓影子真正的名字,似乎影子只是一个身份,一种武器,而非一个人类。从影子这样的做事方式,诸葛亮推测影子是那种不留名不追利,无欲无求,一心为组织鞠躬尽瘁的勇士。
    而诸葛亮一直很欣赏这样的人,也曾想过这样的人要是到他门下,便不怕再出现被迫转移居住地的状况了吧。
    可为何神秘莫测的影子会出现在如此偏僻的草庐附近呢?
    见影子被钢丝束缚得痛苦不堪的样子,诸葛亮无暇考虑更多,前去用东风破裂将钢丝切断,影子脱力倒下,诸葛亮本能地伸手扶住,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惹得诸葛亮皱起了眉,手掌上全是影子的血。眼前的影子此时已失去了神智,苍白的嘴唇微动,气息微弱地喃喃着什么,诸葛亮把耳朵凑到他嘴边也听不清楚。想到影子在遍体鳞伤的情况下还掉入了八卦阵的陷阱中使得自己的伤势雪上加霜,如今已奄奄一息,诸葛亮莫名地泛起了一种愧疚感,他把影子失去了意识依旧手执的龙枪扔掉,费尽力气将影子背起,走到草庐中,轻轻地把他放在自己平时最爱的老爷椅上,着急地去卧室拿出自备的急救木箱,把影子的外衣脱去,用止血草敷上影子的伤口,再用纱布裹住。感受到了止血草的刺激作用,影子痛苦地皱了皱眉,但依旧没醒过来。
    庐中的止血草完全不够用,而诸葛亮也知道这样的治疗只能延长影子一段活命的时间,他草草地换了双鞋子,使尽法力用时空穿梭赶去最近的医师家中……
    影子醒来已是三天后,他眼睛刚一睁开,便感到胸口处传来一阵钝痛,接着不仅是胸口,全身上下都在哭诉着自己的痛楚,他早已习惯了伤痛,试图去运动自己的四肢,却发现四肢都被纱布紧紧裹住,还涂满了绿色的奇怪药水,这种药水似乎有麻痹作用,使他动弹不得。
    守在门口的医生见了,“嘿嘿”地笑了两声,对门外的人说道:“小诸葛,我就说我的药有用吧,昂贵的治疗费可是很值得的,跟你之前找的无良黑医完全不一样。”说着往门外的人做了个要钱的动作。
   诸葛亮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钱都交到那医生手上,见那医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迟疑了半天后,诸葛亮用细如蚊子的声音说:“剩下的,先欠着……”
   影子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迷迷糊糊地瞄了门口的医生一眼,蓝色的皮肤和黑白色的头发,让影子觉得自己是否落入到了仇人组织的手中。但窗外青葱的环境,朴素的屋内装饰和清脆的鸟鸣,都在否定着自己的猜测。
    他慢慢想起了之前的事,与吕布一决死战后,龙选择投靠曹操,心灰意冷的他在撤退的途中,一路遭到曹军的袭击,为了避开他们的攻击,他只好强忍伤痛,连夜逃往偏僻的深山。以为会就此失血死于山上的他,在沉重的疲倦感中,竟发现不远处有一座茅屋,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想要到茅屋求助,脚下却突然一空,身体传来一阵钝痛,接着,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结合现在的处境,影子心想,自己势必是被茅屋主人救了一命,此等重恩,必将涌泉相报。
    默默地下了决心后,影子目睹医生离开,草庐的主人缓缓地走了进来。
    令影子感到意外的是,无论是对方的气场,还是装束,都感觉与草庐格格不入,无法想象懂得灵活运用科技造出羽扇的人会屈身居住于简陋古朴的茅屋中。
    “你醒了,现在感觉如何?”对方平铺的语调中透露着关怀,上扬的尾音令影子感受到了他的高傲。
    “多亏了先生出手相救,在下有了第二次生命。”影子目不斜视地看着他,认真地说道,“此等重恩,在下必以一生为报。先生若有事相求,在下必定全力以赴。当然,是在不违背在下原则的前提下……”
    诸葛亮微笑着点了点头,对这回答甚是满意,转而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姓赵,名云,字子龙。”影子一板一眼地回道,“那么,先生的名字是?”
    “我叫诸葛亮,字孔明。”诸葛亮轻摇着扇子,悠然的语调中透出自信。
    赵云陷入了思考,“在下似乎对先生姓名有所耳闻……”然而平日只负责征战沙场,商事由“龙”洽谈的他,又怎会对诸葛亮有再多了解?
   诸葛亮见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便轻声一笑,“我在这里隐居多时,有怎会有消息传入将士耳中?想必子龙只是一时混淆了吧?”
    没想到会被直呼其字,多年没听过自己名字的赵云一时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诸葛亮觉得此人着实有趣得很,像书一样,干净、直白,所说所想全都表现了出来,难怪在佣兵组织里,只把自己武装成兵器一样冷酷无情,商业中的明争暗斗和勾心斗角,确实不适合他去涉足。
    “草庐僻远,四周了无人烟,子龙为何会身负重伤,落于此地?”
    “……此事恕云无以为告。”考虑到自己可能还在被曹军追杀,赵云不想把诸葛亮卷进来,并在心中提醒自己要尽快康复,离开这里,“待云他日摆脱困境,云必一五一十向先生道来。”
    “好。”诸葛亮轻笑,拿毛巾帮他拭去额上的汗,转而走向门外。
    赵云一脸疑惑,喊住了他,“先生要去哪……?”
    “你三天没进食,我去给你煮点粥。”
    多年跟冷兵器打架,踩踏冰冷尸体,连心都开始变冷的赵云,此时却被一股暖流包裹,令他的心脏又“扑通扑通”地活了过来,这股热流似乎传遍了全身,使他的脸像窗外的红杏一样,红得仿佛要滴出花蜜来。
tbc
“子龙,味道如何?”
“……好咸。”
   

疯癫的阿终:

说好的瑞金性转那个啥

请做好心理准备然后


重新改了链接,看看能不能行

 

看不到的试试手机客户端